<frame id="zwmptv"><rp id="rjkpfgxcd"><s id="kzUYRM0Dg"></s></rp>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◎节六
    出于女孩子的矜持,哪怕心中极为欣喜,陆紫茵依旧没有出声向对岸招呼,只等两方会面再打听详情,然而,就在那两名学生一前一后踏上河桥的瞬间,异变陡生!

     “齁呜~~!”,一只看不清形体的猛兽“哗”地破水而出,一下子将前方的男生扑下了水中,“四宝!救我!”,那男生在水中猛烈扑腾,手中的电筒胡乱晃动,凄厉叫喊,然而,一只黑色猛兽潜游过来,一下子咬住了他的脖颈。

     “不——!不——!”,河桥上仅剩的男生看着这幕惨剧,吓得噗通跪倒在地,身下污秽一片,然而,还没等他哭出声来,又一条猛兽扑了出来,一下子将他拖下水中。

     想要叫喊的陆紫茵惊恐地捂上了嘴,脚步猛地停了下来,“不可能!不会的,这么浅的水!这么浅的水怎么会?”,她再一次被深深惊骇到了,全身都感觉一阵寒意!

     手电筒在水中沉浮,两个男生的惨叫都停止了,在朦胧光线的最后照射中,陆紫茵分明看到一条接一条的黑影浮现,争相向着两具“猎物”的尸体涌去,展开了一场饕餮盛宴,血水迅速弥漫!

     静静伫立了好久,陆紫茵心中在进行着艰难地抉择,是继续前进寻找弟弟,还是回去陪自己的爱人最后一程?

     她无法给出答案,弟弟是父母所有的希望,他们将他交托在自己手中,就是希望自己能好好照顾他,若是……,若是……,她无法向父母交代,而爱人,爱人对她来讲更代表着一切,她可以没有任何东西,但不能没有胡志华,胡志华死了,她的心也跟着死了,唯有弟弟这最后的牵挂!

     “志华!如果我死在这,我整颗心依旧会永远跟你在一起!等我……”,遥遥望向实验楼的方向,陆紫茵眼角再次滴下两颗晶莹的泪珠。

     雨,停了!她一步、一步跨上了浮桥,桥两边,两堆如海豚般的“怪物”正争食着最后的残骸,相互之间甚至发生了激烈的打斗,低沉凶残的嘶吼声不停响起。

     突然,两边的河桥下都是一静!

     “齁呜~~!……”,一声接一声咆哮声响起,陆紫茵知道自己被发现了,她凄然一笑,知道自己完了,“志华!我来找你了!”,她此刻突然抛下了一切的负担,深情看向了背后爱人所在的方向……

     一刻钟前,实验楼:

     如干尸般的胡志华此时头部竟然已经重新恢复了形状,原本漆黑的眼窝里,两颗眼珠也长了出来,在继续向下恢复的肢体部位,几粒水珠滚动,生机就像甘霖洒过的大地,一点点蔓延,泪水!陆紫茵流下的大量泪水,竟然成了胡志华能够重生的关键!

     泪水消耗殆尽,胡志华的上身也大半恢复,他只需要少量一点水,就能大量催生出生机,从而恢复机体机能,然而,陆紫茵的泪水不是无限的,耗光的这一刻就成了他复生难以迈过的大槛!

     就在他的复生已经不可能再继续下去,生机即将由盛转衰,进而迅速走向真正死亡的时候,“咚”地一声,二楼的窗户被一个凶猛地“野兽”撞碎了,“哗啦啦”,玻璃碎片撒了一地,而窗外随风扬入的雨水也横扫了进来。

     一滴雨水落在胡志华额头,那里如同有个漩涡一般,瞬间将雨水吸入了进去,胡志华眉头一皱,似乎有醒来的趋势。

     窗台上,那撞碎玻璃的怪物,“咕噜噜”叫着,披满鳞甲的身体上一滴滴雨水滑落,它形似蜥蜴,如秃鹫般的兽头上,两颗森绿色眼珠转动,扫量着整个实验室里的一切,下一刻,它就将目光定格在了胡志华身上。

     “啾呕——!”,它低鸣一声,“蹭”地蹿到了胡志华身上,它的体型并不算大,即便站在胡志华胸口,也不过遮挡了他小半个身子。

     “滴答!滴答!……”,它鳞甲上的雨水继续滴落着,胡志华的身体仿佛干渴的海绵,将所有水珠涓滴不剩地吸入,胡志华手指动了动,生机更加旺盛了,这是醒来的前兆。

     “咕噜噜!咕噜噜!”,“野兽”喉咙滚动,两只狰狞的眸子盯着身下的胡志华,一股嗜血的气息弥漫了开来。

     “啾呕~~!”,它嘶鸣一声一口咬了下去!

     突然,它惨叫一声,猛烈踢蹬起来,然而,一双手死死将它卡住,脖子被对方狠狠咬在了口中。

     “咕咚!咕咚!”,胡志华坐起身大口吞吸着血液,一股酸涩腥臭的味道直冲脑门,然而,他不能停,自己想要活下去,就得继续吞。

     终于,“野兽”的挣扎虚弱了下去,身体的光泽暗淡,眼见是不活了,胡志华丢下它的“尸体”,唾了两口,闭目长长吸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良久,他睁开眼睛,神色突然一变,“不好!紫茵呢?她怕是有危险!”,脑中急速转动,他捂着胸口“蹭”地跳下实验台,一个倒栽葱竟扎下了二楼的窗户。

     落地时,就见他双手撑地,一个鹞子翻身竟跃出几米远,接着飞一般就冲向了东区方向,苏醒后的他,大脑运转的异常之快,许多事情,只一浮现脑海,立即便能明了前前后后,这种思维速度简直令人咋舌!

     实际上,他对爱人举动的判断竟是半点也没出错。

     如猎豹般狂奔,胡志华敏锐地察觉到了自身速度的恐怖,这种爆发力怕是一流的短跑运动员都未必比得上,自己的身体经过这次“生物锐化(验证)药剂”的刺激改造,怕是以“脱胎换骨”来形容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 奔跑到实验楼后的南北大道,他视线中突然出现了几株挥舞着触手的大树,形如妖魔,“嗯?怎么回事?”,他不由大感诧异,接着联系到之前出现在实验室的“野兽”,顿时瞳孔一凝!

     “要更快点!”,担心爱人的安危,他奔跑之中突然又再次提速,“再快点!”,他感觉自己还未达到奔跑的极限,继续加力,“嗖——!”,快逾奔马的他猛地穿过几颗“触手妖树”的拦截,飞一般消失在了弯道口。

     风驰电掣般狂奔,胡志华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极限,耳边风声发出尖啸,视线中的一切景物变得模糊钝化,他知道,从这一刻开始,他已经不能再归为正常的“人类”了。生物改造战士,这个实验室立项要在十年内基本完成理论和实验准备的超重点项目,在这一种意外诞生的不稳定药剂的作用下,提前出现了!